快捷搜索:  as  as 0  嘉兴市 毛宏芳  5566  test  迈锐宝  as and 1 2  

万维钢:什么样的人会有迷信思维

渥太华卡尔顿大学的认知科学家吉姆·戴维斯(Jim Davies),2018年5月在《鹦鹉螺》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【1】,说迷信思维,有一个脑神经科学的机制,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生理现象。
那迷信思维到底是什么呢?先说一个洞见:当人面临不确定性的时候,就会有迷信思维。
鸽子变得迷信了
1948年,一位英国人类学家研究过巴布亚新几内亚附近的一个原始部落,这个部落以打鱼为生。他们所在的岛上有个内湖,内湖里的资源非常稳定,只要去就有鱼,但是数量和质量都一般。
所以渔民们有时候要出海捕鱼,而出海是充满不确定性的——有时候能打到又大又多的鱼,有时候就会空手而回,搞不好还有危险。渔民在出海前有一种原始的宗教仪式,他们是迷信的。
但是人类学家注意到,渔民并不总是迷信的。渔民只在出海捕鱼之前搞宗教仪式,要是去内湖捕鱼就不搞迷信活动。
如果你真的信神,难道去内湖捕鱼就不要感谢神的馈赠了吗?看来渔民并不怎么在乎神的感受……他们只是想做一些事情去干预不确定性。
求神帮忙是低端的办法,更高级的办法是靠自己。如果“运气”这么重要,那我能不能给自己增加一点好运气呢?比如佩戴一个增加运气的饰品。
有不少运动员讲迷信。比如职业棒球球员,哪怕击球技艺再高超,也只有1/3的可能性打出好球,不确定性非常大。运动员自然就会想,为什么我上一把击中了,这一把就没击中呢?肯定是我某件事没做对。
如果运动员在某一场比赛中发挥特别好,可能从此只要是比赛他就必须穿那场比赛穿的内衣。更普遍的做法是在每次击球之前做一些特定的小动作,比如舔一舔球棒,用球棒在地上敲打两下,或者在胸口画个十字。
这种现象不仅在人类中存在,连动物界也存在。美国心理学家B.F.斯金纳(B.F.Skinner)在1948年用鸽子做了一个实验。
先把鸽子关进一个笼子里,笼子里有个小机关。一开始,鸽子一碰机关就会得到食物,鸽子的行为很正常,想吃东西就去触碰机关。
然后斯金纳改变了游戏规则。鸽子触碰机关能否得到食物,改成随机的。有时候碰一下就有,有时候碰好几下都没有。但是鸽子不知道什么叫随机,它就琢磨,我上次到底做对了什么,结果就有食物了呢?
斯金纳发现鸽子的行为模式变了。现在鸽子每次触碰机关之前,都会做一些多余的动作。有时候是晃一晃脑袋,有时候是转两圈……
鸽子变得迷信了。
渔民举行宗教仪式、运动员追求好运气、鸽子做多余的动作,有的是指望神,有的是靠自己,但是本质上都体现了同样一种思维——那就是在面对不确定性时,人们总想做点什么事情来干预一下。
明知道做了也不一定好使,但是我们还是要做,因为不做心里就不踏——这就是迷信。
火星上的人脸
下图是一张非常著名的照片,是海盗1号探测器在1976年拍摄的【2】火星表面的某个地区:
万维钢:什么样的人会有迷信思维照片一公布,人们立即注意到其中有一张人脸!为什么火星上会有人脸形状的结构?这难道不是外星人故意建造的吗?
下面这张更高分辨率的照片【3】,是后来对同一地点的拍摄。
万维钢:什么样的人会有迷信思维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山丘。之前所谓的人脸图案只不过是光影而已。而且我们现在回头再看老照片,其实也不怎么像人脸。
明明杂乱无章、完全随机的地方,我们总想看出什么意义和规律——这也是迷信。
迷信是一种生理反应
我从《鹦鹉螺》的文章中学到一个新知,那就是迷信思维其实是大脑的一种生理反应,而且可以通过药物控制。
有个研究,先对受试者进行问卷调查,看看是否相信宗教和超自然现象这些传统的迷信项目,之后分出一个迷信组和一个怀疑组。然后研究者给这两组人看一些像是人脸的图案,其中有的确实很像人脸,有的根本就不像,都是些随机的图案。
研究者发现,迷信组的人,非常善于在不是人脸的图案中识别出人脸来,就好像把火星上那个山丘看成人脸一样。而怀疑组的人就比较理性,他们不会强行认出人脸,不像就是不像。
所以我们可以看到,强行发现规律和意义,跟传统意义上的迷信有密切联系。
而科学家发现,这种强行发现规律和意义的能力,跟大脑分泌的多巴胺很有关系。
多巴胺,是一种神经递质,能影响情绪,相当于大脑中的一个奖励系统。比如赌博赢了钱,大脑就会大量分泌多巴胺。而这项研究还告诉我们,多巴胺还能刺激人去发现规律。
研究人员让受试者服用了一种叫“左旋多巴”的药物,这个药能提升大脑里的多巴胺。吃了这个药之后,本来看不出图像中有人脸的人,也能看出人脸来了。
多巴胺调节了人发现规律的能力。多巴胺不足,明明有规律,人们也看不出规律;多巴胺过多,明明没有规律,人也能找出规律来。
这样来看,“迷信”跟“探索”其实是同一种思维,只有程度的区别。
迷信的四个等级
我们在世上生活,总要总结周围事情的规律,并且尝试干预和控制,这些是人的本能。找规律、想控制,这不叫迷信——迷信是过度地找规律和想控制。
反思自己到底是理性探索还是已经陷入迷信,我们需要问自己两个问题。
第一,你相不相信,身边有些事情,是你不管做什么都控制不了的。
第二,你相不相信,这世界上有些事情,是无缘无故发生的。
如果你不相信,说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一定要掌控自己的命运,认为世界上没有偶然的事情,那你这就是迷信思维。
据此,我想把迷信分成四个等级。
第一级是求神保佑。这个比较低级,寄希望于一种无法证明其存在的神秘力量,把命运交给神。
第二级是追求好运气。这有点自我奋斗的意思,棒球运动员的小仪式和鸽子的多余动作,都算是积极的探索。
第三级是阴谋论。不相信有什么巧合,认为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有缘故的。比如那些认为整个世界杯都被赌球集团操控的人,他们过低估计了操控世界的难度。
第四级很难识别,是随时随地都能发现生活中的意义。
美国一个超市曾经实行过一个政策,如果顾客结账用的是信用卡,他的名字就会出现在收据上,超市要求收款员看一眼顾客的名字并且念出来,比如收款员会对我说:“谢谢你,万先生。”这样做能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。
结果这个政策没实行多久就取消了,因为男顾客容易想多。有的顾客想,为什么这个女收款员要特意看一眼我的名字,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呢?有的顾客会主动找女收款员搭讪,甚至在停车场等着人家下班。明明是个机械化的、例行公事的动作,他都能从中去找到某种意义。
从第一级到第四级,越低级的迷信越明显,越高级的越普遍。
关键就是怎么面对随机事件。公司某人犯了一个大错误,作为领导应该怎么办呢?这人是不是故意犯错?公司会不会“国将不国”?是不是非得来个严惩,然后修改公司章程,要求全体员工学习,形成一个新制度来避免这种错误?如果有点啥事都这么干,公司就没有正事儿了。
事实是有些事儿就是无缘无故发生的,纯偶然——或者你至少可以把它当作是纯偶然,因此你永远都控制不了。承认控制不了、放弃控制,才是科学态度。
最后我们可以对迷信做个广义的定义:所谓迷信,就是在没有道理的地方寻找道理,在没有意义的地方找到意义,在没有规律的地方发现规律,在没有因果的地方强加因果。
注释:
1.Jim Davies,Explaining the Unexplainable,Nautilus,May 2018.
2.图片来源: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塞东尼亚区。
3.同上。
万维钢:什么样的人会有迷信思维本文摘自万维钢新书《你有你的计划,世界另有计划》,电子工业出版社2019年3月版,标题为编者所拟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yz868.com/guonei/20190415/2060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